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用阵法补天地 > 第二百七十四章、或许,是时候放下了
听书 - 我用阵法补天地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百七十四章、或许,是时候放下了

我用阵法补天地 | 作者:提笔泼墨| 2021-01-02 20:1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第二百七十四章、或许,是时候放下了

陆风的意识陷入混沌,但没过片刻便恢复了清明。

强大的灵魂力量加之那神秘的紫眸,正自主的排斥着不染尘的酒力,意识在逐渐恢复着。

借着酒劲,陆风突生灵感,脑海中不自主的演练起了残腿。

这套他在六道域已经修炼至大成的腿法,经过不断的反复推敲琢磨,但距离圆满总是感觉缺少了一丝感觉,此刻他终于明白过来。

所谓酒壮怂人胆,半醉半醒状态下的陆风,比之平时多了一丝无畏之感,出腿时大有几分义无反顾,殊死一搏之意,而正是这种感觉让的他终于突破,先天残腿达到了圆满,那故意而伤的右小腿也完全恢复了过来。

“噔~”

由于太过投入,陆风力量收敛不及,一丝余波散出,右脚处的地板踏出了一条巨大裂痕。

“恩?”老头子听到动静猛地站起身,快速从柜台后走了出来,不可思议的看着双眼微微张合的陆风,见鬼一般惊恐道:“你…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?”

陆风从地上爬起,除了脑袋有些沉重外,意识已经恢复清明,若非灵魂之力强悍,还真拿这不染尘毫无办法。

白冰的注意被陆风无意间踏出的裂痕所吸引,在裂痕出现的那瞬间,她分明感受到了一丝十分恐怖的气息,远比邵飞翼施展秘法后还要来的可怕。

陆风看着邵月和乾芯二人脸上都松了口气的模样,温和的问道:“怎么样?邵阳的下落问清楚了吗?”

邵月闻言嘟嘴看向老头,一脸的不悦。

陆风顺着目光看了过去,带着几分质问。

老者还沉浸在陆风为何突然醒来的疑惑之中,看着路途投来的凌厉目光,恍惚间似乎明白了什么,喃喃自语道:“是了,是了,他肯定有着地魂境的修为,或者修炼过灵魂类的秘法,并不是我的不染尘出了问题。”

“嘟囔啥呢,现在可以说出邵阳下落了吧?”乾芯怒道。

老头子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原本答应那个青年,替他隐瞒下落,没想到要失信于人了,他就在酒馆后的临河小道上,你们自己去找吧。”

“多谢,”陆风带着几人离去,临走时瞥了眼装不染尘的空葫芦,道:“此酒不错,有机会再来尝尝其它的。”

老者看着陆风一行人离去的背影,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若非有着地魂境的实力,如何能让三位姿色绝佳的女子相伴左右,如此优秀年轻的魂师,实在难得,此生怕再难等到下一个。

“或许,是时候放下了,”老者心中的结仿佛被打了开来,暗自开始收拾起了酒馆内的器具。

陆风几人按着老者的指示绕到酒馆后面,在一处靠着河岸的栏杆旁见到了邵阳的身影。

此时的邵阳已再无半点昔日光彩,浑身夹杂着臭味和酒味,头发蓬乱,衣衫邋遢,脸上满是污垢,双眼充血看不出一丝生色,手中提着一个泛黄的酒壶,昂首灌了几口。

“哥,你别再喝了,”邵月扑了过去,想夺走酒壶,但却被邵阳一个推搡,踉跄之下跌了一跤。

邵阳见状,脸上闪过一丝心疼与不忍,但瞬间便又恢复到了颓废无神,自暴自弃的吼道:“你走吧~别管我了。”

邵月眼眶湿润,泪水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,摇着头哽咽道:“我不走,你这幅样子我怎么放心的下,你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为父母考虑啊,难得忍心让他们看到这样子的你吗?”

邵阳怆然一笑,自嘲道:“现在的我,还有什么用,实力没了,还被种下了血阵,饱受折磨,她说的没错,我已经是个废物了,活着才是对你们最大的伤害。”

“她?”邵月闻言当即反应过来,急道:“你去见过雷绮绮了?她和你说什么了?”

“还能说什么,”邵阳苦丧道:“如今的我确实配不上她。”

“雷绮绮是谁?”乾芯好奇的问了一句,看情形,似乎和邵阳有着什么特殊关系。

邵月解释道:“雷绮绮是雷府的千金小姐,昔日在山脉历练,我哥曾救过她,之后的一段时间…”

“够了,”邵阳打断道:“这都是过去的事了,她已与我再无半分关系。”

陆风见邵阳这般遭遇不由心生同情,实力修为尽散也就罢了,连感情也连同受挫,难怪心境崩塌,借酒消愁,逃避面对。

“哥,你别这样,你才二十岁,我们重新修炼好不好,”邵月哭着求道。

“重新修炼,”邵阳自嘲的笑了起来:“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,那些被我打败过的人,可都等着看我笑话,我如何能重新修炼。”

“有我在,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,”邵月道。

邵阳颓丧道:“让我站在妹妹身后,让个女人来保护,还不如死了。”

“怕输,放不下面子,”陆风心中对于邵阳的评价有些失望,本不想多管闲事,但又看着邵月楚楚可怜的模样有些不忍,还是开口劝说道:“修炼为的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,修为和实力也不是用来攀比的,赢过败过又能如何,谁能保证永不会输,连重新站起的勇气都没有的话,确实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“陆导师~”邵月听着陆风沉重的话语,担心邵阳接受不住。

陆风刚准备继续说话,突然察觉到远处一道隐晦的气息拂过,似乎是冲着邵阳而来。

“我的事轮不到你来品头论足,别以为在战境救了我,我就会感激你,”邵阳一眼就认出了陆风身份,但并没有半分客气。

“若非看在邵月份上,我才不会理会你这种人的死活,”陆风严肃喝道:“一味借酒消愁只会让你更加沉沦,给我下去清醒清醒吧。”

说着,一脚踢去,将邵阳直直的踢到了水中。

“陆导师!”邵月惊恐的看着陆风,她十分不理解对方的举动,但心中却出奇的没有半分恼怒,下意识的相信着后者定有缘由。

“先回酒馆再说,”陆风命令道,同邵月轻声说了几句后,邵月释怀点头,乖巧的跟着一起回了酒馆。

踏进酒馆后,邵月迫切的问道:“陆导师,你说有人在暗中试探我哥?那我们这样走开我哥他会不会有危险?”

陆风一边魂识感应着邵阳那边的动静,一边回复道:“放心,等那人现身我们便出去。”

之所以将邵阳踢入水中,也正是因为在水中不易被魂识所察觉,暗中之人必然会现身查探。

在陆风等人离去没多久,岸边一道黑影突然出现,看着水中扑腾呼唤的邵阳,忍不住嘲笑起来:“呵呵,昔日张狂不可一世的邵阳公子,竟然也会有今天。”

邵阳在水中稳住身形,抬头看向岸边,在看清来者面目后,眼中透着漫天的恨意,愤怒道:“项天歌,你个卑鄙小人,抢我机缘,陷我不义,终有一日会遭报应。”

项天歌冷冷一笑:“废物除了过过嘴瘾,什么也做不了,真是可怜,”说着右手探出一股威压袭向水面,将邵阳按到了水中,“现在的你和蝼蚁有什么区别,只要我想,动动手指便能弄死你。”

威压一断一续,将邵阳连续按在水中,不停的玩弄,就是不让他窒息死去。

“你…给我…等着…”邵阳愤怒的吼道,双目充满杀意。

项天歌嘲笑道:“现在的你,就算给你十年也不会是我对手。”

邵阳受到死亡的威胁,耳边突然回想起陆风说的话,“是啊,都快要死了,输赢成败又有什么重要,名利、女人又有什么放不下的,可惜了,今生不能再保护你了,我的妹妹…”

意识几近模糊,呼吸滞缓,邵阳几乎快昏死过去,突然身体一轻,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卷到了岸上。

“哥,你没事吧,”邵月飞快的跑到邵阳身边。

白冰在将邵阳拉起后,准备拦住项天歌,但对方太过狡猾,一见形势不对,当即匿走而去。

陆风看向邵阳,见其双眼已不再浑浊,虽然依旧无神,但却多了一丝精气。

“我要杀了他…”邵阳撕心裂肺的吼道,双眼布满血丝,整个人几近癫狂,本就虚弱至极的他因为太过愤怒激动,昏厥了过去。

陆风上前查探了一下他的状态,发现其气息极其紊乱,由于没有足够的灵气抵御,血阵在其四肢百骸已经深种,体质比之普通人还要差上许多。

“陆导师~我哥他…”邵月急得眼泪都溢了出来。

陆风凝重道:“必须尽快解决他体内的血阵,再拖下去莫说恢复实力,恐怕和常人一样活下去都困难。”

邵月闻言,止住泪水,坚强又害怕的问道:“我要怎么做才能救我哥?”

“先去准备一个浴桶,我先替你哥简单压制一下。”

邵月闻言当即照做,乾芯担心其一个人有所不便,也跟了上去。

陆风将邵阳带到酒馆,挪开几个酒桌,腾出一片空地后,在地上布了一座普通的‘通灵阵’,然后将邵阳放在了阵内。

邵阳体内的暗疾、旧伤,陆风解决不了,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帮其处理那座血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