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48小说网>科幻灵异>能饮一杯无> 第129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29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(1 / 2)

羽春宫书房里, 气氛一时陷入死寂。

白衣太子站在桌案背后,脊背挺直,如同一把凛冽沉默的剑。

太巫还在继续说:“原先件事情, 不打算同殿下说。”

昨日, 北宁王又来了一趟大巫祠, 为的就是再一次威胁太巫, 叫他闭紧嘴巴,不要把个事情说出去。

然恰好前夜, 太巫夜观星象,发现原先那颗王星不仅黯淡, 其上还覆盖着隐隐约约的死气。

虞北洲来的时候,太巫还提醒过他,此去卫一役,凶多吉少。结果人完全还是就没当回事,素, 怎么喜欢怎么来。把太巫气了个不轻。

先不说巫祭大典前, 太巫的年龄就绝对算得上老爷爷。巫祭大典后更是损耗了不少命数。

但就算吃过的米比虞北洲走过的路还多, 太巫也来没见过么急着赶着去送死的人。

只修习巫术的人,才知道位身上先前环绕的是怎样的滔气运。就像太巫先前说的, 就算灵气消退, 只要道之子想, 道也能给他单独开辟一条修仙的通路来,届时便是真正的与同寿。结果他倒好,不仅将气运拱手让人, 连名字身份连带着命格也给了。给了便给了,到底不过一句你情愿,但落到身死的地步, 终究还是叫人于心不忍。

很早很早以前,成为太巫的时候,他就已经没多少情感波动。

如今看了,也只叹一句孽缘。

“只是北宁王此去卫,恐一道命定死劫。若是躲不过,恐怕就......”

“那又与何关?”

虞北洲最是知道宗洛究竟为何痛苦的。为那晚上所吐『露』的真相。

诚然,虞北洲作为当事人仇恨方,他吐『露』实情并没任何错。

错在命运,错在虞家交换了他们的身份。

宗洛也不怪他。虞北洲虽然口口说着恨,但他的确没伤害过。

他只怪虞北洲用尽手段,都要把他留在里。怪他那一张嘴,说的永远不是人话,是刺伤两人的刀,叫他精疲力尽,心如死灰。

太巫似乎也是没想到宗洛竟然会般说,无奈道:“他的欺骗,或许还是不想让殿下愧疚吧。若是知晓更换木牌......殿下就不会是个反应了。”

若宗洛早就知道,一切都是虞北洲导演的话,就算死在大殿上,惹得圣上震怒,辜负殷切期盼,他也会拼死同渊帝阐明实情。

“原本件事,即使他手中把柄,臣也不打算参与。”

太巫叹了口气:“只是北宁王找上臣的时候,同臣说,若是不般做,殿下定然会寻短见。”

太巫永远记得那个夜晚。

那会儿,三皇子还在寒门关回来的路上。北宁王先一步回了皇城,第一件事没回宫禀告,反是跑来大巫祠威胁他。

先前帮忙修补时间回溯阵,到底也同世间命数息息相关,既然回溯时间,就不要忆起往昔。即使虞北洲不说,太巫也愿意出手。

然更换巫祭大典的木牌,此事涉及到运根本,绝非儿戏。

即使知道面前位是他惹不起的前道之子,手里还握着把柄,太巫也不打算出手,是冷道:“臣身为太巫,理应避世。此事,王爷还是另找他人吧。”

北宁王沉默了许久,终于抬头。

寒门关雪山下,同宗洛的对峙,对方如同死水般的哀莫大于心死,并非像虞北洲表现出来漫不经心的那样,没在心底留下丝毫波澜。

相反,他的眼眶通红,黝黑瞳孔里布满血丝。

显然,能赶在三皇子之前回来,都是没日没夜赶路的结果。

“如果不么做,他会死的。”

虞北洲低道:“前世那道赐死圣旨是真的,他没办在渊帝面前讲明他为什么会知道一切。巫祭大典一过,他会死的。”

他的音音沙哑,如同干燥的砂纸摩挲划过,充斥着痛苦和茫然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......种心情......只是......不想他死掉。”

......

垂眸盯着木牌的白衣太子顿住了。

他定定地看着手里的木牌,半晌,才喉咙里挤出一冷笑:“他虞北洲既然干得出种事情,那便让他骗到底,是生是死,与宗洛又什么关系?”

“他既然知道会愧疚,那为何要强加给不属于的东西。他明知会愧疚,为何又要费尽心思编织样一个谎言,难道他骗血『液』交融,无辩解,样就会不愧疚了吗?”

宗洛来不是那样的人。

即使虞北洲骗他他们血『液』相融,无辩解,宗洛也来没一在心里把当成堂堂正正的大渊储君过。

不属于他的东西,终归不属于他。

就算虞北洲把的血全部换给他,宗洛也无迈过心里道坎。

甚至也同身份交换没关系。只是件事如同一根棒子般,将他彻头彻尾地敲醒。

只是一个穿书来的灵魂,就算没同虞家的交换,也不过霸占原主的身躯,仍旧不是什么名正言顺的皇子。

宗洛累了也乏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