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凡世仙 > 第九章 我欲西行,有缘再见

第九章 我欲西行,有缘再见(1 / 2)

“其实以后生活在这儿,也不错。有山有水,有虫鸣,有鸟叫,做一只闲云野鹤,每日清闲自在,不必去算那些乱七八糟的糊涂账。

每日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没了市井的喧闹。你说这是不是神仙过得日子?”陆轻舞歪着脑袋,望着着山清水秀,不禁有些向往。

“也许吧。”季尘不禁应道。

两人坐在一条清澈的溪旁,赤着脚,轻舞玉足轻荡,溅起一颗颗水珠。在这日落的余晖下,映出点点的炫彩。

她向后倚,用胳膊撑,小脸微抬,眼神有些迷离的望着那空中展翅的白露,那束紧的衣服勾勒出饱满的弧度,让季尘有些口干舌燥。

似是察觉到季尘的心不在焉,轻舞撇过俏脸望过来,见季尘竟出神的盯着她胸前。

“你,你...呸,色胚。”轻舞双臂环在胸前,双颊爬上一片绯红,嗔怒的瞪着季尘。

而季尘,被突然转过头来的轻舞吓了一跳,随后便不知所错的又是挠头,又是揉鼻子,满脸尴尬,眼神飘忽,心里也是暗骂。

“季尘,季尘,你可真是有辱斯文,关键是,看就算了,怎么还被发现了呢!”不过虽然心里慌得不行,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说道。

“我...我看鱼呢!”

轻舞本来是心里有些怒气的,但一见季尘一副邻家小弟弟做坏事被抓的样子,怒气顿时消了大半,倒是生了逗一逗季尘的心思。

“好看吗?”

“好看!不!不好看!不...不是,好看!不是...是”

季尘顿感糟糕,刚刚失神这怎么还回答上了,这到底是回答是还是不是?

轻舞看他这个样子纤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,嫣然笑道。

“哼,人小鬼大,有色心没色胆!你抱我上楼的时候不是说要当我弟的吗?以后叫轻舞姐!听到没?!”

季尘有些不敢看轻舞,依旧面色温红的脸,他也没想到,她当时是醒着呃。

“果然先生说的对,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!”季尘小声嘀咕,有些忿忿。

“你说什么?!当我听不见,我也是养玄境!”轻舞拧着季尘的耳朵凶道。

“轻舞姐,轻舞姐,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,要掉了,要掉了。”

“哼!饶过你这一次!”轻舞松开手,不过看着季尘有些发红的耳朵又不由的问道。

“疼不疼?我帮你吹吹?”

“哗啦”一声,季尘用脚划起一帘水幕溅了轻舞一身。“想当我姐,没门!”

“臭小子讨打!”

季尘迅速爬起,赤着脚踩着溪边的圆石跑着,身子左右晃动努力的保持平衡,而轻舞也已起身追了过来,玉足踩在水间身姿轻盈。

“哼!你才练武多少时日,等我追上你,要你好看!”轻舞渐渐赶上了季尘,最后一个翻身跳到了季尘前面

“哈哈,臭小子抓到...啊!”

季尘见突然跳到面前的轻舞,步子一顿,脚步一滑,结果是一下扑倒在了轻舞身上,连带着她也是倾倒在地。

皎月不知什么时候已悄上枝头,四周虫鸣渐起,耳边是潺潺溪水,身下是冰肌玉骨,娇柔身躯。

两人四目相对,口中呼气缠绵,带着温意,娟秀的长发乱在地上,衬出了身下人儿的圣洁,月色很美,浸上清泠,遮了桃红。

气氛变得有些旖旎,两人眸子皆是有些意乱,微风拂过,总算带了丝清明。

轻舞在这清风中回过神来,仿佛是想到了今后的命运,眸间闪过一抹黯然。

“还不起来吗?”声音中夹了一缕清冷。而季尘这时也回过神来,连忙起身。

“轻舞,我...”

“不用说了,就当...这轮圆月未曾见过我俩。”

季尘望着眼前这长她两岁,平日里带着柔意,夹着清冷的女子,却受命运摆弄,去往未知的前路,他心里忽的有些心疼。

“不能离开吗?去了京城,便由不得你了...”

“离开?我姓陆,天下之大,容得下一个轻舞,却容不下一个陆轻舞。”

“我带你离开...”

季尘鬼使神差的说出了口,只是刚出口便被轻舞打断。

“你?你我二人本就是萍水相逢,你也不过是个过客,更谈不上归人,再者...陆家位居京城六大家族,又岂是易于之辈,而且...你不是也要西行?”

季尘怔住,他从未提过他欲西行,如今从她口中说出,倒是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“这几日,你常眺望西方,问西方为何地,甚至...询问西行路途,你想去西方做什么?”

“找一样东西,求一个答案,得一个心安。”

“你承认你欲西行了?”

“没什么不能承认的。”两人直直对着眼,一问一回。

寂静,似是连虫鸟都察觉了不对,削了声。轻舞背对着季尘,风撩起秀发,卷起罗裙。季尘看着前方那道倩影,只是此时却有着一股落寞。

“其实我们都是一样,都寻着未卜的前路。只是你的在西方,我的在北方。

有时候我也很羡慕那些普通少女,但细想也许她们也有着自己的忧愁。

我或许羡慕她们可以有着一些自由,但她们又何尝不是羡慕我衣食无忧,华美尊贵,所以这都是命,我无法反抗,你也要顺从。”

轻舞转过身目光直视着季尘,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季尘沉默片刻,语气有了一些坚定“天亮便走。”轻舞像是放下了什么,没了之前的沉重,轻笑道。

“要走了,不叫一声轻舞姐吗?”季尘也是笑了笑。“不叫!下次见面再叫!”

“行吧,你记住了便行!只是不知何时才是那日。”“不会太远,到时我去找你!”皓月银霜会永远,斜阳余晖成誓言...

此番话是独属于两人的约定,无人见证,只期望再次相见时不是物是人非。

伴着月色,以虫鸟之鸣相和,轻舞携剑而舞,柔若无骨的身躯消了剑的锐气。轻舞舞的动了情,而季尘看的动了情。

季尘不知他是为轻舞而动情,还是为轻舞而动情。而轻舞不知是为轻舞而动情,还是为看轻舞之人而动情,一曲舞毕,相望无言。

两人前后回到驻地,青云跑过来问道。

“你们俩去哪了,半天不见人影?还有轻舞,你非要天正亮就在这停下,这会那个鸟护卫长正在那闹腾呢。

也就李老不管,不然他都能上天,杀敌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厉害,现在反倒勤快起来了!”青云满脸不爽。

而轻舞则是没有理他,径直走回了马车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他挠了挠头,有些疑惑,然后又看到季尘走来,拉住季尘问道。

“轻舞怎么了?我有惹她生气吗?”

然而,季尘也是没有理他,找了个空地打坐,留下青云一人一脸茫然。

混沌中,那呼唤越发清晰,那其实是没有声响的,但就是在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,萦绕不绝。他没有等到溺水感出现便结束了冥想,有些茫然的望着西方

“哪里有什么?与我有关吗?”

他这般问自己,自他苏醒便知自己种种奇异,他知道未来有一日自己会探明一切,而如今契机已经出现只是这一路相伴,总有几分不舍。

翌日清晨队伍早早上路,他与青云并肩走在轻舞车旁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嗯?走?去哪?”青云愣了一下,不明白季尘的话。季尘回头轻笑,望着青云,

“我们同行多长时间了?”

“得有个一个多月了吧。”

“一个多月了,这么久了吗?”他有些感慨,这一路同行,他从经历过最初的袭杀之后,便想着如何远离这只队伍。之后却又从初识修行,到开始修武,他的心境也改变了很多。

他很希望可以继续与轻舞和青云同行,只是他也有未卜的前路。况且哪怕一同到了京城,他又能帮的了轻舞什么?

他从最初跟着心流浪,到之后小镇的纤尘不染,再到如今尘土少年。当他见识到这方天地间的神仙人物,他便知道,他如凡尘。

“青云哥感谢你教我修道,教我习武,不过,我也要去寻我的路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仙筹 凤舞九天:桂枝香 谋局 农家小子闯红尘 权谋有道 内部游戏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我的极品娇妻 你的爱似水墨青花 绝代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