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凡世仙 > 第十七章 手持众生,却挽不住你

第十七章 手持众生,却挽不住你(1 / 2)

“喂,臭小子你烤好了没,怎么这么没用。”听了这话,季尘直翻白眼,怎么听起来和沁墨这么像呢?

看着旁边一大一小,眼睛都直盯着火上的烤鸡,就差留口水了。可却全程都没有动一下手,全都是季尘一个人忙活。

“你这种境界,神仙般的人物,还吃人间俗物啊?”

“第一:我是妖狐,第二:我这种境界怎么了,生在人间,怎么就不能吃东西了,最后:我比你大要叫姐!知道不?”苏月婵听见季尘的询问,眼睛都没眨一下,还是直勾勾盯着烤鸡。

季尘摇了摇头,没说话,跟她一只千年之狐比年纪,那不是自讨没趣?

其实,在他的想法里。像苏月婵这种陆地凡仙,不说垂緌饮清露,可人间俗物大概也得不屑一顾才对,哪里像她,每次烤的都不够她一个人吃的。

“先说好了,野鸡就一只,待会平均分,不准抢!”季尘看她俩这样子,有种预感,自己待会估计是一口都捞不着的,所以先声明了一下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快些烤。”

终于,野鸡在调料的香气里冒了热油,香气一时塞满了山洞。

可是,之前说好的平均分,简直是多余的话。因为没等他尝上一口,整只烤鸡便被两个小吃货一抢而空,只剩他大眼瞪小眼,咂了咂嘴啥也没抢到。

最后,还是沁墨见他可怜,才分了一口。

自从苏月婵吃过季尘烤的野味之后,便一发不可收拾,整天让他去烤。而她实力,经过半月修养,也是恢复了不少。

最初季尘也想反抗,坚决不做苦力。可现实教会了他做人,最终,他还是面带笑意,的顶着满头包,伺候起了二人,不说话成了他唯一的倔强。

“要不把那白鹿烤了把?”听苏月婵这话,他是懒得搭理,自从她知道,这白鹿便是之前的夫诸,便一直想着烤了她。

不过,其实凭借她的实力,早便可以杀了她了。只是她并非滥杀无辜之人,知道白鹿已摆脱灾兽身份后,早已没了杀意。

只是依旧不平她之前伤得那么重罢了,所以才一只提议烤了她。至多也就是吓吓她,而白鹿则是懒洋洋的趴在地上,眼皮都未抬一下。

“人间除了糖,原来还有烤肉啊。”

“其实人间除了这些还有许多美食,只是你从未尝过罢了。”

“是吗?那我今后入了俗世你请我吃。”

“好。”

此番话后,无言。气氛显得有些沉默,其实经过半月相处,季尘对这看似不食人间烟火,犹如广寒仙子般。二事实上却是未历过凡尘,天性纯白的苏月婵有些好感。

只是相逢便是相离的开始,之前她便说过今日要离开了,季尘其实是有着不舍的,只是无法挽留,也没有理由去挽留。

而苏月婵,从刚开始想要教训这少年,也渐渐对这神奇的少年产生了兴趣。更是因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,而产生好感。

她也疑惑过,他是否便是他,那个她等了千年的人。只是他的身上虽有着他的身影,却又不似他那般,纵横无匹,掌心三寸便是人间。

有时她也会盯着他看,希望他在千年的轮回中,能与她再次相遇。她要向他证明,妖...也可为人。

只是她要走了,她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他曾经的痕迹,只能再次上路,去等那无期的相遇...

“好啦,不要再伤心你那些糖了”看着沁墨一脸悲伤的眺望着苏月婵离去的方向,久久不愿离开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伤感呢。而季尘则是知道,她只是舍不得送给苏月婵的那些糖而已。

沁墨坐在白鹿身上,手里偷偷摸摸的不知道摆弄着什么,还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季尘。其实季尘早就知道了她的小动作,只是一直当做没发现罢了。

“季尘,你看。”此刻她手里拿着两根红绳,各自穿着一枚椭圆木珠。季尘拿过一只,只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着一个尘字。

他心里有些感动,又有些好笑,原来她这两天都在做这个,不过他还是故意打趣道。

“这字刻的好丑啊。”

“臭季尘,这可是人家辛辛苦苦做了好久才做出来的,珠子是自己刻的,绳子是自己编的,这字也是人家想了好久才想到的,我们俩一人戴一个就可以永远不分开啦。”

说着,她将另一只手串戴在了季尘左手手腕,只见上面是一个墨字。

“季尘,你替我戴上去。”季尘将刻着尘字的手串替她戴了上去,又用力抱住了她。

“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。”

......

山脉横断,远远望去,立于朦胧之中,覆于积雪,万壑之间苍茫于云海之中。

这里几乎已经到了大夏边境,跨上那边境第一绝巅,释岖山便可俯瞰西冥,眺望人间风景。

“哇,季尘我们登上去好吗?”“嗯,我带你登上去。”

季尘不知这山有多高,不过若不是白鹿他估计是难以登上的。

两人走到一半就已是难行,季尘还好,有着沸血的底子。可沁墨未曾修行,加之年纪还小,所以之后都是由白鹿背着的。

都说立于山顶可窥人间,季尘初是不信的。不过当那一轮红日照耀了天地,映红了山尖白雪,濛濛雾霭如堕仙境,他算信了几分。

西方...他如今立于绝巅之上,遥望那片天地,终是察觉到那呼唤便是来自西方,不过如今他也不甚在意了。因眼前就是他需要守护的人!

那呼唤,便做云烟消散吧。

然而,就在季尘登上山巅之上时。

在那西冥神都,整个西冥权利中心的神殿之中。那曾经象征着至高神权,如今却被视为禁地的光明神殿之中。一把插在神座上的剑却在抖动。

那剑如镇世间,当护众生。可却在抖动之间向东方飞去。

与此同时,整个神殿震动,一道威严神圣的声音于神都响彻,只是那声音却有着难掩的激动,同时也夹杂着无尽的惊惧。

“恶魔再现人间,我教神明也当复苏,神明荣光也必将挥洒每一处大地!”

而与此同时,数道身影朝东方飞腾而来,不过,此时两人一鹿却是丝毫未觉,依旧在欣赏美景。

“季尘,好美啊,我们若是一直在这该多好啊。”

“在这可是吃不到糖的哦。”

“那算了,还是不要在这了吧。”

“哈哈哈,小馋猫,我们该走了...”

突然“噌”的一声让两人不自觉转头,只见西方一道光影冲破云雾,划破长空向着这边而来。

“季尘,那是什么?”季尘没有回答,因为他也是不知道。不过,那种莫名的血脉相连之感,却使得他知道,之前呼唤他的便是这飞速而来的光影。

“铮”的一声,一柄长剑立到了季尘身前。此刻似是有灵似的,正欢快的绕着季尘飞舞。他仔细打量着这长剑。

玄黑剑身三指宽度,其剑柄以凤为形,如有翼展,又似将鸣。剑刃雕龙,如真龙相绕,似腾似卧。刹那间似有镇世气魄迸发而出,惊神摄魄。

然而让季尘更加注目的则是,其侧镌刻两只小字“众生”两字虽小,却是龙飞凤舞,散发着无穷气势。

“季尘,这...”沁墨话语未落,季尘竟一把抓住剑柄。一时间,天地都似在震颤。

而此时在季尘心中,似是映出一道人影。一道持着这众生剑,立于天地之间的身影,左手天道,右手人间,当镇众生!

可他却对那人影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,又有一种莫名的陌生。

“季尘,季尘,你没事吧?!”好一会儿,他神智渐渐聚拢,身边沁墨声音变得清晰。

他心中闪过无穷震惊,对那身影有着好奇与疑惑,不过还是强笑道。

“没事。”

“那...这把剑...”只是沁墨声音未落,西方又有几道破空之声传来。

“咻咻”一道道,身披五道金纹黑袍的身影落了下来。一共三道人影,皆是眉毛花白鹤发鸡皮,三人目光搜索之间也注意到了两人一鹿。

突然,目光一炬,都是震惊的看着季尘手中玄黑长剑。

在看到三人黑色长袍时,季尘便心道不好。不管三人因何而来,此处见到,都不是好消息。

“季尘,这些人穿的衣服,和当时偷袭伤了我的那人,一样!”沁墨心中急切,所以声音未掩。

听了此语,三人又看了一眼沁墨、白鹿。不过随即又目含杀意的看着季尘。

“一起杀!”

为首一人,厉声喝到。季尘拉住沁墨跨上白露,而白鹿也似知道凶险夺步向峰下奔去。

只是一道白光闪过,白鹿脚下冰雪山石崩碎,两人皆是跌落下来。季尘护着沁墨摔在地上。

三人毫不留情剑光接迥而至,“锵”一声。季尘将沁墨压在身下,那数道剑光却被玄黑长剑所挡。季尘见此,知道此刻必须取舍!

这些人的目标应当是这玄黑长剑,以及自己。沁墨和白鹿只是次要,于是她将沁墨放到了白鹿背上。

“沁墨,听话,你先走我待会去找你...”

“季尘...”

“听话!你留在这我反而缚肘...”

“可是...”没等她说完,季尘再次急切道。

“沁墨...相信我...”

看着他的眼睛,沁墨里面看见了自己。她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他的决定。

“那你一定要来找我...”她在他面颊留下一道唇印。

“白鹿,带着她离开...”一人一鹿皆是担忧不舍,可却只能离开。

不错,哪怕二者留下也帮不了季尘。在沁墨离开时,那三人没有阻拦,此行目的只有季尘,其他所有都只算末节。

季尘手持长剑,独自面对三人。他知道次此必将凶多吉少,可他答应过沁墨会去找她!哪怕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握住!

“你们为何要杀我?”季尘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“魔子...当死!”苍老之音传来却是杀意凛然。

“我怎么便是魔子了?”

“持魔剑着便是魔子!必将斩杀!”季尘无言,自己是不是魔子,他自己也是不知。自己自有意识以来,周身便围绕着诸多谜团。就算是魔子,好像也说的过去。

只是,他从未做过为魔之事,却要被诛杀,何其不公!不过天下便没有公平可言,他也不想去控诉他们的行径,唯行而已!

“多说无益,我今日若是不死,自会讨回公道...”

“你不会再有机会的,今日便屠了你这魔!”

三人持剑上前,攻伐而来,连空气都未流转,便已是来到季尘身前挥剑而下。

季尘还未反应过来。三道剑光已然落下。不过关键时刻,玄黑长剑再一次替他挡下了这一击。

季尘也是松了口气,他赌对了!

最新小说: 内部游戏 农家小子闯红尘 谋局 凤舞九天:桂枝香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你的爱似水墨青花 权谋有道 绝代星光 仙筹 我的极品娇妻